污鱼老斯基

【彤宇】【贾宝玉X王元芳】懒得起标题(二)



(架空历史,OOC)

“宝二爷,您慢着点。我们家少爷一大早就出去了还没回来呢,他真的不在。您别乱闯啊,少爷他不在!”

转眼间人已到了近前。王元芳的一箭恰好从少年的鬓角边擦了过去,着实将尾随跟来的小厮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王成,收了吧。”

王成手中猛地一沉,赶紧捧上王元芳随手扔过来的弓识相地退下了。

“哟,宝二爷今儿怎么得空上我这来了,功课都学完了?”青年一身黑色劲装武服斜挑一双桃花眼戏谑道。

“大半月了,哥哥一直对我避而不见,到底为什么?”

“白长这大高个了,成天跟在我身后哥哥长哥哥短地耍无赖,也不嫌臊得慌。”

少年愣了一下,一双凤眼纯良无害道:“哥哥难道是因为我长得比你高了不高兴了么?”

“咳,我怎么可能这么幼稚!”傲娇的王公子表示打死也不能承认自己确实这么幼稚了。

“哥哥,你都不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想你,先生讲的课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,满脑子都是你的样子。”(OS.年纪小有特权,情话技能满点,一把年纪的我边打字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-_-|||||)

“小小年纪尽说些胡话混账话,被你父亲听到少不得又得挨板子。”

“哎哟——”也许是听到了父亲两个字,也许是因为听到了挨板子,少年竟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

“怎么了?”王元芳这才注意到少年比平常苍白了些许的脸色,方才走路的姿势似乎也有些别扭。

“没什么。”少年面带窘迫下意识地双手护住了身后。

王元芳瞬间就明白了,看来还被他说中了,少年想必刚挨了板子。

“受了伤不好好在家养着,还到处乱跑做什么!去我屋里吧,我给你拿伤药擦擦。”

“不用的,已经好了!”对这个年纪的少年人来说,这显然是一件挺失面子的事情。

“怎么,还不好意思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王元芳到底是习武之人,虽然鲜少用到,各种伤药倒是齐全。

少年高瘦的身体安安静静地趴在床上,亵裤被退倒了腿根,露出受伤的部位。

看着少年臀部的可怖伤痕,王元芳不由深深叹气:“哎,你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。”

“哥哥,我没事的,都不疼了。”少年撑起身子。

“躺好!”王公子语气不善,动作却越发仔细温柔。

伤药凉凉地涂在身上,感觉很舒服。宝玉就这么一直看着,忽然觉得挨顿板子也没啥。

“哥哥,你长得可真好看。”

“好了,先小憩一会儿吧。”王大公子早被这少年人直勾勾的眼神盯得耳根发热,赶紧给少年整理好衣服准备起身,不防却被拉住了手腕。

“哥哥,你赔我睡一会儿吧。”

口硬心软的王公子这次也没能拒绝。

“哥哥你睡着了么?”

“怎么?”

“我想跟你说一件事,你可以原谅我么?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这些天我总是在梦里梦到你。”

“嗯?”

“在梦里,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

“我们怎么了?你怎么忽然吞吞吐吐……喂,你好重,别压在我身上!”

“你想知道梦里我们做了什么?” 

“好像不太想了……”此时此刻,王公子觉得自己一直看着长大的孩子忽然变得有些陌生,甚至有点危险。

“唔……别……”

(紧急刹车,啦啦啦啦啦啦)

未完没后续~~~~~


甜芋哥哥可爱迷人的🐾熊掌是不是踩着小桶哥哥的脚了?233333

【彤宇】【贾宝玉X王元芳】懒得起标题(一)



角色:

王元芳 24岁(出场14岁) 儿时为皇帝伴读。吏部尚书王佑仁之子,王皇后胞弟。

贾宝玉 16岁(出场6岁)  荣国府二房嫡次子,人称宝二爷。

皇  帝 28岁(出场18岁)  

王皇后 31岁(出场21岁) 

贾贵妃 26岁(出场16岁)

王佑仁 吏部尚书

贾  政 工部员外郎

(架空历史背景,考据党慎入)

      

(一)

新皇登基三载,天下太平,百姓安居乐业。

这一年,吏部尚书府大公子王元芳,年方十四,文韬武略,协助大理寺屡破奇案,名动京城。不知不觉变成了京城上下口中人人称羡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荣国府宝二爷年方六岁也默默感受到了这种压力。

宝二爷名唤宝玉,曾祖爷荣国公贾源是太祖皇帝亲近的开国功臣。到了宝玉父亲这一代,宝玉的大伯父贾赦袭了一等将军之职,父亲贾政现任工部员外郎,大姐元春年初刚入宫便被封为昭仪娘娘,如今可谓圣眷正隆。

荣国府虽显赫一时,到了贾政一代,也隐隐有了危机感。

高门府第的公子哥儿都早慧,五六岁的年纪已学了不少文章,偏的宝二爷从小在脂粉堆中长大,小小年纪却生得一身反骨,对帖经墨义嗤之以鼻,为此没少挨老子的板。

宝二爷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王大公子,是在王皇后的寿辰上。是了,这位王大公子还是当今皇后的胞弟。

王皇后喜好看击鞠,寿筵当天特意安排了一场击鞠比赛。当一身绛红窄袖胡服的少年牵着枣红骏马出现在击鞠场上的时候,宝玉的目光仿佛被黏住了。王元芳完全不是他想象中迂腐刻板的样子,他甚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。少年成长中的身体劲瘦修长,一张过于精致而雌雄莫辩的脸上带着少年人独有的神采飞扬,特别是那双如桃花春水般的眼睛,仿佛能将人吸引进去。

从此,那骏马上肆意张扬的红衣少年便不时入梦。

“呀,好标致的小公子。我记得你是荣国府的二公子吧,是叫宝玉?”

“你瞧他一直盯着你看也不说话,痴痴傻傻的真逗。长大了搞不好是个色胚子呢。”

“别胡说!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,你以为人人都跟你这黑子似的。”王元芳不由使了个白眼,“该不会是迷路了吧。哥哥抱你吧。”

“喂,不是吧,你真的要抱着他去找荣国府的那些人啊?我们说好要比武的啊!”


(有没有太太玩接龙嘤嘤嘤,功力不行写不下去了TvT)


说起来有点污⊙ω⊙